中国时报社论凤凰颱风之后须好好面对治水问题

作者: 时间:2019-12-03 分类:海洋战略 评论:90 条 浏览:907

有了卡玫基颱风惨痛的教训在前,这回执政团队从上到下,皮倒是全都绷紧了!马总统视察时不断说出重话,刘揆更是料敌从宽,直接就将轻度颱风的预测升级为中度颱风,各个地方政府这回也不敢大意,赶忙的清汙泥、购置沙袋应急;已经是众矢之的的气象局,这回也将风雨预测从每天四次改成八次,姑不论最后这回凤凰颱风的威力够不够强,至少整个执政部门的一个队形是走出来了! 

   马总统在巡视时说的一句话挺有意思:「不要来一个颱风,我们才得到一个教训,因为我们不是今天才开始懂得治水!」不讳言说,这句话其实一直是我们的疑惑,也是过去几年我们一直都想问的问题:颱风对台湾人从来不是新生事物,「治水」更是历任政府从未止歇的工作,回顾往昔的政治领袖,不论蓝绿哪位天王,有谁没有治水的经验?有谁从政期间没有勘过灾?只不过,不论灾区留过多少大人物的足迹,多少年来会酿成的灾、该淹过的水,一桩都没少过。不少肆虐过台湾的着名颱风,不仅被写进台湾史,甚至都被编进了教科书,为什幺同样的疑问,年年都要被问一遍? 

   讲实在话,许多问题早已是老问题,真要追究下去根本没完没了。譬如过去几十年,山区的水土保持到底做了多少?土石流行经危险区域的居民都顺利迁移了吗?沿海超抽地下水的问题解决了吗?河川消除汙泥的工程落实了多少?河川盗採砂石取缔的成效究竟如何?相关防洪工程完成了多少?甚至还可以追问一个更大的问题,从十几年前就在倡议的「国土规画」政策,到底曾经做过了些什幺? 

   前述这些问题,还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再问一遍,即过去十数年针对治水究竟编列过多少预算?中央部门是谁在负责监督这些预算的执行进度?地方单位又是谁在真正负责落实?有哪些是地方长期反映的需求,中央却从不搭理?有哪些是中央早编列了预算,地方却未见落实?又有哪些是预算确实是执行了,却是个绑桩的豆腐渣工程? 

   只要将前述两组问题兜在一起,要找出相关问题的癥结,其实并不困难。只不过许多问题都是几十年所累积的「共业」,要想在短期内一併解决,根本不可能。尤其这几年受到全球暖化的影响,气候经常出现异常,许多气流变化所带来的瞬间雨量,根本就超过了过往的所有经验法则。因而若仅就这次凤凰颱风而言,恐怕也只能先谈怎幺「防灾」,乃至后续的怎幺「救灾」了,更根本的治水课题,还是只能订长期计画加以解决。 

   据说马总统与刘院长日前曾亲访亲民党主席宋楚瑜,当面向他请益的问题之一就是如何治水。宋楚瑜给了他们什幺明确的建议我们不知道,但有一个问题倒是不能不重视:当年宋楚瑜会在治水上做出政绩,关键之一即是省府这个团队处在中央与地方各县市之间,所发挥的统整与协调功能,这个功能在精省之后,等于是完全停摆了。要知道所有需要整治的河川都横跨数个县市,主管治水的事权,往往又打散在不同的部门掌理,废省之后原本只负责政策规画的经济部水利署能否站在第一线,承接所有往日省府的功能?地方县市政府又能分摊多少昔日省府的执行力?在度过这几次风灾之后,是可以好好加以检视了。 

   别的不谈了,有一点我们愿意给目前执政团队一点掌声的是,至少不会再听到刻意掀起恶斗的政治语言了!昔日民进党天王勘灾的功课之一,就是努力将水患的责任,全部归咎给蓝营阻挡治水预算,结果救灾之外,我们还得另外忍受一堆政治口水,如今这种语言真的少了,蓝营首长们不会再将治水不彰的责任全推给旧政府,少了这层政治干扰,或许治水的问题也就变得更为清朗。颱风过后,哪些是短期应急问题,哪些是长期规画问题,哪些是组织问题,哪些又是执行问题,是可以好好加以面对了。